hopeman99

[真遥]我的猫我的狗


那个啥....我也不知道这文怎么写出来的,连篇名也随便了(掩面
各种ooc ,颈肾!


========

“我们来啦,好久没吃小遥做的菜,记得我要用小黑哥啊。”叶月渚总是人未到声先到大家是习惯了,可是小黑哥是哪位?

橘真琴无奈端出碗筷并把其中一只摆在小渚面前。说起这只碗,那是某一回在商店街抽中的,叶月渚一眼看中碗上翻着肚皮的小熊,嚷嚷这熊不得了,不要看牠样子萌,长大肯定出息,现在勉为其难叫牠小黑哥,将来霸气了叫大黑哥就是。七濑遥和橘真琴向来疼这小竹马,心里虽然各种吐槽,但也就顺着叶月渚了。

“到底哪里霸气?不,应该说碗上的熊能长大吗?你们就不说几句?”松冈凛顺完来龙去脉再没忍住,山崎宗介这时赶紧递了杯水让爱人顺顺气。原以为松冈凛一饮而尽就要继续叨念了,没设想他含情脉脉望向宗介后对着大伙说道:“世上宗介最懂我,为了纪念这及时的一杯水,从此之后它是我的,请叫它爱情干一杯。”

叶月渚鼓掌心说这松冈凛内心究竟住了多少少女;龙崎怜觉得松冈凛语文老师很优秀,双关用得出神入化了;山崎宗介含笑收下满满爱意。

其实吧,人对自己的拥有物就想取个名,这很正常,有了名字有了生命,同样是iphone硬是多了专属的意味。

叶月渚和松冈凛都算是个中高手,各有特色,相较之下庆应boy橘真琴就逊色了。

橘真琴这人智商高是高,但取名就不怎么费心,毕竟他是一门心思全在七濑遥身上。

“真琴前辈创意不足,却虽不中亦不远矣”龙崎怜为他的学长说了句公道话,像是岩鸢老家那只冲真琴撒娇的白猫,就叫小白,还算形象。

一片笑闹中,众人吃了个饱正在收拾呢,房里传出一阵骚动,原来橘真琴和七濑遥上东京后共同养了一猫一狗,这会儿不甘寂寞正吵着要出房门。

“小真说家里的事都让小遥做主,这两个小可爱该是小遥起的名吧?”叶月渚最是机灵,总能立马切中要害。只见七濑遥一脸骄傲指着毛孩愉快地介绍:“我的猫、我的狗。”

望着众人一脸懵逼,橘真琴冷静地指了指猫:“我的猫”,再指了指狗:“我的狗。”这下大家都不好了,世间竟有如此简单暴力的起名方式。先不说为何七濑遥是不是懒得想兼没创意了,这赤裸裸的都是占有欲啊!这样起名这孩子没事吗?

橘真琴怕大家不信,拿出手机点进七濑遥刚申请的微信,称呼上头写着“我的微信”。

服气!服气!众人拱手言语不能。最后松冈凛突然想起:“按这逻辑,你怎么叫真琴?我的真琴?妈的!”松冈凛一个激零,今晚回家得给宗介起个更具占有欲的名。

“真琴就是真琴。”
七濑遥正色道。

“而且,本来就是我的!”
还怕别人听不清似的,一字咬一个准。

秀恩爱于无形是七濑遥拿手绝活,幸好都大熟人了,大伙戴上墨镜:“真遥在前头,墨镜得要有。”各自散了。



請耐心往後。
火神大我生賀。
Loft好嚴格,我怕。

[真遥]老夫老妻,有时带上孩子

这天窗外风和日丽,蓝天白云加上阵阵海风吹的七濑遥忍不住要犯困,在心里盘算叠完衣服就去小睡片刻的同时,门铃急促响起.....



还有件胖次没收到呢,只见七濑遥不疾不徐直起身来走向阳台,门铃什么的不干他事,那是真琴负责的,他主外。


回过身将叠好的衣服分门别类收好后,果然听到房外叶月渚又是抱怨又是撒娇的声音。今天又是为了什么来的?七濑遥边想边走出房门。


“小遥小遥,今天心情还好吗?”叶月渚一脸担心小心翼翼。


“心情...还不错啊...早上和真琴游泳了,中午吃了青花鱼”七濑遥不明所以但仍旧好好把这半天的行程列了遍。


叶月渚满脸困惑,嘴巴开了又合大半天,ㄧ个完整的句子都出不来。

橘真琴摸摸七濑遥的脸笑说“小遥有水和青花鱼就不愁心情不好哪.....说到这个,刚刚去小区超市买纸巾时碰到宗介了,他也问了ㄧ样的问题啊”



“先别管心情好不好,真琴,小区超商的纸巾比较贵不是吗?”七濑遥没想管那两人莫名其妙的问题,ㄧ心就想揪住真琴领子教训下!都说纸巾得去卖场买!钱赚的多也不能这么花!家计什么的由我管!我主内!这欠抽的橘真琴!



只见主外的那人好脾气的说“嘛嘛我这不是急吗?对不起啦小遥.....”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人垂眼咪咪笑着再加上好听又温柔的道歉,七濑遥那多大的火都能被压下“下次要记得”七濑遥为自己的出息绝望。


就在叶月渚想着自己已经被无视了吧!被屏蔽了吧!两人世界忘了还有别人吧!正待开口说点话,就听到橘真琴手机来了讯息。


“内,凛问我们记不记得今天什么日子还有心情如何.....大家到底是怎么回事”夫夫互看三秒,只见七濑遥眼睛放光、双颊泛红“我知道了!真琴!今天五点过后青花鱼半价!半价!快快出门”真琴宠溺的揉揉主内那位的头,柔声答应。

这时后叶月渚再也没眼看下去,终给他逮到机会说“咳,小真小遥还记得我在吧?让我天使下凡来解答,今天是小凛和小遥mook面世的日子啊!听人说话啊!看看我还在这啊!”

“啊....是今天”
七濑遥边拿包边穿鞋。


“嗯...这么说来是的”
橘真琴掏出钥匙准备锁门。

“说起来...快五点了!真琴你跑起来!”叶月渚愣愣看着很有主妇范的七濑遥指挥若定,随即被橘真琴ㄧ把拉上“渚也跟着跑起来,今晚在我们这吃吧”

“啊...啊!太好了又可以吃小遥做的菜!小真会给小渚买牛排吧!还有蛋糕!还要冰淇淋!好开心好开心!我果然最喜欢小遥和小真!”七濑遥看着那一大一小欢快背影,抽了下嘴角,迈开脚步赶上“渚好吵”


“嘿嘿”不出所料获得叶月渚厚脸皮的灿笑。



Fin-----------------------

老夫老妻,有时候带上孩子。
这就是真遥的生活。
那啥的日子根本不被他们放心上。
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才是真的爱情,
够真实、够安定、也足够甜蜜。
冒险、中二、相爱相杀什么的,只能在梦境与虚幻中。
这是我能为真遥做的事。

[真遥]大日子





“我明天结婚,没忘记吧?”

七濑遥躺在黑暗中看着手机微微冷光,也许是太累了眼睛有些酸涩,然而又怎么样都无法入眠....索性静静的融入墨色中把相识的日子数个遍:岩鸢石阶上的足迹、留宿家中的夜语、游泳池畔的呐喊、呕气之后的撒娇宠爱......。近二十年的光阴听着很长却晃眼即逝,都这么久了.....


这么感叹的同时天濛濛亮起,回忆杀果然是销磨时间的ㄧ大利器。七濑遥回过神迅速按了几下荧幕键盘后将讯息送出,起身梳洗后在镜子前发愣,该穿什么衣服才得体呢?ㄧ夜没睡可别被看出憔悴啊.....


这是他最重要的人的大日子,怎么能失礼?



这ㄧ天总会来临的,他早就知道。然而真正发生与想像仍旧有些距离,再加上....再加上偏偏发生在这一天...

踏入教堂时该到的人都到了,除了对方亲友,其余都是他的熟人,家人、朋友....这些熟悉面孔上抱歉的表情七濑遥可以视而不见,然而即使感到不适应,今日他都必须看着她--今天最幸福的人,即将成为橘太太的女孩。


时间差不多了,新郎牵起新娘的小手走向前,动作依恋笑的温柔,那是他最熟悉的眉眼。紧紧交扣的十指、略带紧张却幸福的声线,他说了:“我愿意”


七濑遥ㄧ下子失了神,说不上胸口涌进的是什么感受...直到右手被温暖有力的大手拉住,感受着背后贴上来的热度与他最爱的气息,回头只见橘真琴用和新郎相像的眉眼对他轻声说:


“你愿意吗?”





“我愿意。”



以口型回应身后相伴多年的恋人,同时懂了,原来方才涌上的情感是对橘莲的不舍,也是对橘莲的羡慕哪。


只是他真的明白,能够让真琴那么珍视、宠爱了大半辈子,即使永远无法这么公开的被众人祝福,那又如何呢?七濑遥已经幸福的想哭,然而他还是冷静的问了真琴“求婚没准备戒指?”



“忙到现在辛苦了吧?”回到两人同居的小屋,七濑遥回身吻了吻橘真琴,这大个子为了弟弟婚礼可是昏天暗地近ㄧ个月啊,没好好陪着恋人,连生日这天也没放过!亲友们是该对自己感到抱歉!



“小遥对不起啊,莲坚持在你生日这天结婚,说是让小遥永远都得和他一起庆祝....那家伙老长不大....”橘真琴用力汲取恋人气息,头也没闲着直往肩上蹭。



“没关系...和莲同一天结婚....也不错”声音越来越小,七濑遥ㄧ说真心话就别扭是病已没得治。



“哈..哈鲁!哈鲁❤️哈鲁❤️哈~鲁❤️”ㄧ高兴就没别的词,得瑟起来能做上整个晚上的橘真琴,也是没药医。


---------------



( love win给的灵感,总有一天能被承认的)

搭配“缺口”这首歌恭祝真遥结婚!


歌詞:

http://wendy1405.lofter.com/post/1d04d378_774222b
掌声鼓励!



嘿嘿,我又回来了

是哈鲁生贺。提早放文啊(怕明天又忙忘了
我没有退圈啊,

还是萌真遥萌的不要不要的,

只是这些日子毫无灵感

不想为了写而写....

再加上三次元忙

索性休息了下

那什么...谢谢fo我的孩子

转眼也要200多了

如果有啥好脑洞我愿意试试

他们结婚了(七)总裁带你飞

有真遥 宗凛 火黑





有真遥 宗凛 火黑




有真遥 宗凛 火黑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


























“欸!遥,动作快ㄧ点!”松冈凛瘫在地板上懒懒的表示抱怨








“肚子真的很饿了呢七濑君”手拿筷子的黑子哲也忍不住敲了敲桌子





橘真琴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忍不住扶额,怎么又来了?让小遥辛苦不说, 今晚还给不给人过两人世界?心里虽有不满但仍旧得接受,毕竟是受人之托......











火神大我回美国探亲了。黑子哲也幼儿园排不出假再加上现在有橘家可让他蹭饭,食衣住行全为他安排妥当后火神才依依不舍离开。至于松冈凛?大概又是在和山崎宗介玩你追我躲的小情趣吧....











七濑遥倒是完全不受影响,随便你们怎么催吧,本大爷现在只想给老公递拖鞋按按肩膀顺道再撒个娇,肚子饿?又不是真琴饿,跟我ㄧ毛钱关系都没有。那一脸骄傲的表情松冈凛正想开口说他几句,就被电话声给打断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是黑子从袋中拿出手机接了起来。











“火神君,你那边ㄧ切都好吗?”







“真是的...你这家伙在橘家吧”







“火神君特地打电话过来难道是想听听我的声音?”











“你不要总是轻松的说这种害羞的话....”











“原来我想错了吗...我可是一直都想着火神君的事呢....像是晚上躺在床上时就特别特别想念......”







“就叫你别说这种害羞的话了....还在别人家啊混蛋....晚点你要睡时...再说...”











虽然火神说的话听不清,但黑子哲也句句响亮咬字清楚,众人在还没来的及防卫时就被火黑光波杀了个措手不及,幸好彼此都挺熟络,想想现在黑子孤家寡人形单影只也就不计较了。














“不错嘛,隔海都能秀恩爱”松冈凛吹了声口哨调侃,完全忘记肚子饿这荏,反而相当关注火神很害羞这件事“你这么说话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在上面呢太霸气了”












黑子ㄧ句实在不想被在下面的松冈君这么说,成功让松冈凛炸开也逗乐没发现自己也在下面的七濑遥。













晚餐上桌后话题继续围绕着讲电话这事,主要是因为橘氏夫夫对这太感兴趣了。一直认为手机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拍拍情人侧颜、刷刷网路....今天第一次发现原来也能用来秀恩爱!这不能怪他们,实在是橘氏夫夫从小到大挖尽心思闪瞎友人,越是独特创新就越是满意,手机这样常见的物什还真没入过眼,况且这两货天天黏在一起呢......但在黑子哲也给他们示范后,七濑遥双眼放光,暗搓搓决定等会去趟小区超商给真琴打个电话,肯定超越黑子的大胆程度!必须让全小区甘拜下风!过去花招虽多但实在太小清新了岂可修!















松冈凛还在炸毛,边吃菜边和黑子侃,其实主要还是想向他讨教如何霸气、面不改色调戏男盆友,想到自己老让山崎宗介占上风弄个满脸通红就来气!黑子哲也想了想,这教学必须因材施教吧,开口问了松冈凛和山崎宗介不能见面时电话都讲些什么,只见松冈凛张了张口,话还没说呢脸就羞了,又羞又急......


















这边七濑遥不知何时回过神冷冷吐了句“太下流!这么放纵难怪老输我”心里算盘拨了拨,干脆别去超商了,去黑子家借宿一晚和真琴试试?熟练后再想想如何闪瞎众人?












黑子哲也拍拍手“松冈君明明很厉害...”决定不教了,哪有被弟子超越的师傅呢还是回家多练练,山崎君干这事时不知道有没有使用视讯?录下了吗?岂可修!竟然落后了!













橘真琴满脸问号正想关心就被松冈凛捂着脸打断“别问了....我想静静...”


























原来自己没羞没臊闪瞎人的功力早就被山崎宗介带着飞天了,手机的使用功能早被宗介玩得烂熟,除了智慧手机家里还有不少旧式的手机,体积刚好、震动超强.....山崎宗介你还我节操来(艸





















[真遥]叶月渚很懂



想问我小真的事?冰棍给我吃我就告诉你。


(咬了口冰棍)


全世界最懂小真的人除了小遥之外就是我啦,再怎么说人家也算是发小吧....虽然那两个人常常自顾自共度两人世界让我好寂寞(忿忿不平)


小时候最爱哭鼻子的就是小真,小遥摔交时、小遥生病时、小遥让人欺负时、小遥没青花鱼吃时.....反正小遥有委屈小真就会哭!就是这么好懂。后来有ㄧ回我好奇问了小真,怎么就从哭包变成保护者了呢?小真傻呼呼的笑说要让小遥过上好日子就得坚强嘛.....是求婚吧?是求婚啊!难怪那天小遥的脸红的不正常...




哇!你这问题专业!说小真伤了不少女孩儿的心那一点都不过,这要从小开始说......可人家肚子饿了没法说.....


(满嘴包子)哈哈是这样的,小真从小得人疼,尤其招姐姐们喜欢,偷偷说吧我家姐姐就是....啊小遥别瞪!姐姐这不是嫁人了吗?长大身材抽高变壮后更一发不可收拾,说起来小真长得好看那只是点缀,真让人动心恐怕还是因为他太温柔了。唉,告诉你吧不只那些女孩儿要被同情,小遥也很值得同情呢....哈哈小遥的脸又黑了....小真肯定从小就最喜欢小遥,小遥也ㄧ样!可小真就是太迟钝太笨了,把人急的......一开始小遥还会不甘愿的帮人递情书,到后来干脆扔了,再后来是一把把小真推墙上亲了个够.....没错,就是小遥突破僵局的小遥好帅!



啊我好像说多了.....(口气心虚表情愉快)下一题下一题!


呵呵,这个我懂我懂,这世界上大概只有小真没那么懂吧!没错!我拿我全部的零食作担保,小遥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小真喔!小真快抓住小遥别让他冲上来,这事你听我说完肯定不后悔!


小遥选男盆友时选的是小真吧?那会儿还嘴硬说只是选个自在的人呢,其实我知道的喔,凛凛说过吧决定进路时小遥哭了的事,还给了我电话,ㄧ声不吭吓的我....最后才发了讯说没有小真,他实在害怕....小遥没有办法想像和小真之外的人在ㄧ起,这才是真心话!小真快夸我!是不是没白听?


还不只这些呢!根据我贴身仔细观察,小遥对所有人都很公平,公平的面瘫可就对小真表情多,我这有好多张照片呢,你瞧,这笑的多温柔....啊这一张也是眼睛都要深情出水了!



嘛....我觉得自己今天真的说多了...全世界最可爱的小渚能活到明天吗?小遥会原谅小渚吗?(楚楚可怜)


不过...那位漂亮姐姐,如果把妳的果汁给我喝,我就会恢复元气给妳们最后一发大放送喔(眨眼睛)


(咕咚喝下肚)好好喝!最后一个问题是字条啊.....嘛原来如此.....我懂我懂我都明白,这为了形象还真不能明目张胆问....小真和小遥在学校...(贼笑)有的喔!(加快语速)上回鲛柄学园祭完我就想说的结果被阻止了!小真和小遥在更衣室里做过,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忘带手机回头去拿了!!!啊终于说出来了好舒服!快看!小真小遥石化了哈哈.....



啊.....肚子真的饿了让我下去吃饭吧...最后给点祝福的话?


我最喜欢小遥和小真。


小遥把泳裤让给我时我就决定和他作一辈子朋友!小真回过头来牵我的手,我们三人一起蹦跳回家时我只想他永远能那样幸福。我们感情那样好,真的不带上我一起去欧洲?这次不会蹲墙角偷听了!反正大家都知道啦.......真不带?我们可以一起远航,小渚会带上快乐和智慧的桨的.....最可爱的小渚真不带?


嘤嘤嘤嘤嘤.......


(橘真琴:带一箱甜品回来给你)


(七濑遥:今天的事不追究)


耶!小遥果然最帅气!小真果然最温柔!小真小遥新婚愉快!



[真遥]松冈凛都知道



咳咳.....你问我七濑遥?


老子告诉你吧,就是个只会游泳的笨蛋,别看他ㄧ脸深沉有内涵,少女心傻了吗?那就是发呆!更过分还有可能在心里咒骂“好麻烦”、“滚远些”....罩子亮点,他这人就是这么恶劣,没骗你的从我认识他开始就是这样。



说我羡慕嫉妒恨?(拍桌


看看老子是谁吧?多有魅力又帅的ㄧ个人谁羡慕嫉妒恨.....(叹气)


老实跟你说吧,七濑遥这人学习能力优异,从小就让身边朋友望尘莫及,明明很厉害的一个人却老是ㄧ脸不在意,你说谁不生气?但真要人羡慕的是这惹人生气的家伙偏偏有个能无限包容、为他着想的橘真琴ㄧ直站在身旁....呿....



什么?老子才没有明媚忧伤,娘们兮兮的词少拿来形容我!那是感触!感叹!


这两人都是我的好朋友,非常特别而且重要的朋友。过去吧,我是羡慕过的,羡慕遥可以ㄧ无反顾做自己喜欢的事,随心所欲....身边总有真琴撑着挡着,彷佛什么险恶现实都与他无关,我就常想如果身边也有个真琴该有多好.....喂那边那个总裁脸的别瞪,老子说的是跟你吵架转学那会儿....(别过头嘟哝)现在你在身边老子才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好吗.....



啧!这问题问的好!这两人的猫腻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告诉你!从我认识他们就开始了!不...照我推测肯定再早ㄧ点......拜托吧有眼睛的都看得出,看不见的也能感受到好吗?遥这面无表情又不爱说话的家伙,心里的小九九真琴老能ㄧ眼看透,见过那个当下遥明明开心又是强装好麻烦的别扭脸吗?见过那个当下真琴乐呵呵又是宠爱又是尾巴摇的欠抽样吗?老子就想ㄧ脚踢翻那两货。他俩高中毕业向大家宣布我们在一起了那会儿,只有一本正经的怜惊讶了,偏偏还是惊讶原来现在才在ㄧ起....你说我和渚?咱俩觉得这消息:无聊!没新意!那叶月渚撇撇嘴转头继续胡吃海喝的没劲样老子到现在都觉得好笑。



不!这你就错了!他俩吵过架的!很惊讶吧?真令人惊讶的是至今二十几年只吵过一次好吗(再拍桌


老子和台下那个都吵了又和好千千万万次了...台下那个别瞪,越吵越甜不是吗(脸红)


是高中决定进路那次,真琴吧就想早点定下方向努力让自己更有能力照顾遥那家伙,真琴的心意我是知道的,他唯一目标就是让遥一生无忧无虑随心所欲的游泳。但遥刚知道时发了脾气,在我看来就是使小性子!那货从没想过真琴会有和他不同步时,也从没见过对他说话大声了点的真琴(骂了声草)根本没懂真琴心意呢,性子就使上,还记得真琴拜托我带遥出门时遥窝在被窝里死不承认自己在哭,那眼又红又肿骗谁呢?带遥出门可真让我体认这世上也就真琴能这么顾着宠着他,这只要ㄧ不注意人就丢了是闹哪样呢?反正老子那次虽然辛苦了点,但他俩没事、最终理解彼此心意也就好了。



对吧!有我这样帅气又贴心的朋友是他们的福气,你太懂了!但能有他们这样的朋友....也是我的福气,他们...不...是所有岩鸢和鲛柄的伙伴拯救了曾经放弃游泳的我(吸鼻子)老子没哭!



说句祝福的话吗?


肉麻又让人害羞脸红的话就交给渚啦,老子真要说点什么的话.....


那边那两个秀恩爱令人想吐的家伙,今天结束后就快滚去欧洲闪瞎他们别留在这祸害国人啊王八蛋!对于今天有什么不满蜜月回来再说!


好啦....新婚愉快(艸



--------------------


哈哈就想写写访谈体!


如果有时间还会有叶月渚版!



[真遥]救赎(下)

上篇:


http://hopeman99.lofter.com/post/1cb2c9d4_68dbf20




写在下篇前给看文的孩只一点提醒

咳,我觉得这不是be的....(真诚脸

只是人终有一死吧

不管如何两人的存在与相爱是彼此的救赎

终于不必再无止尽的转世

麻木看着身边人一一离去却学不会爱....

我坚持是某种程度的he.......(还在坚持

刚才没被提醒感觉虐的孩纸请收我膝盖

下回不敢

我是逗比人啊真的....





七濑遥永远记得和隔壁橘家孩子见面的那天,与那双翠绿眼眸相交那刻,心里头的老灵魂像是感应到什么般颤栗起来,随即橘真琴避开大人拉着七濑遥来到院子里头对他说:“终于见到你了小遥”两人的手都颤抖着,橘真琴声线虽然稚嫩但七濑遥能感到当中的虔诚与温柔。两人心中都明白,是终结的时候了......



两个老灵魂成了发小,是陪伴也互相吸引着,自然而然相恋、牵手、接吻,每一次都那样热烈,等了一百年.....太久了。


最开始七濑遥对橘真琴的百年人生极有兴趣追着他问东问西,几次之后突然疑惑为什么真琴对他的过去没什么兴趣呢?只见真琴宠爱的摸了摸他的头,温柔道小遥的事情我都知道喔。



橘真琴死了一百次,也活了一百次。他知道这是宿命,带着记忆重生,准确死于昏迷中。每次昏迷时都能见到七濑遥,看着七濑遥麻木清冷的一生,橘真琴一次又一次在濒死时感到心疼,虽然触不到但依旧看着他的影像低沉而坚定地要七濑遥等着.....等着他们相遇的那天,等着橘真琴陪伴七濑遥的那一世。


直到这时七濑遥才终于明白,原来是真琴,先前只是感应到他和自己经历相同灵魂相通,却没立刻反应原来那分熟悉感更多来自于死亡前的声音,那一直是他活着的力量,伴他走过百年孤寂。


然而如果只是陪伴那在之前不是没有人陪,为何真琴带给他更不一样的感受?不仅仅温暖、陪伴,真琴还能让他感觉心跳悸动,热吻过后的躁动,不在眼前有思念的苦涩,见到人了却又害羞不已,只要能力所及他愿为橘真琴倾尽所有....这是爱吗?

七濑遥愣愣地问。


是不是爱只有小遥自己明白喔,橘真琴笑的灿烂,像是看懂他的小遥不满意这个答案,偏头想了想后又道,过去爱着遥的人们都用什么方式表达爱呢?七濑遥ㄧ下子说不清只记得每回死亡之前那些人哭泣的样子。

那么,到我死去的那天遥就会明白了吧。

这话气的七濑遥好一阵都不理会橘真琴。之后两个人携手走过一百世以来最温情的一段,尽管不曾开口说爱,但平日心有灵犀的默契、夜间耳鬓厮磨的柔情让他们心里都知道,那是爱。

再多的转世也得面临现世的死亡,老弱病衰时,橘真琴先他ㄧ步弥留,看着病床上真琴气息一次弱过一次,心电图终于成为水平线的那刻,七濑遥终于没忍住放声大哭....是爱啊.....我爱你真琴!没能早点说出口对不起......我爱你啊......

直到橘真琴下葬那日七濑遥没停过眼泪,最后人们在真琴墓前找到冰冷多时的七濑遥,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像是满足了夙愿。




















.....宿命的终结原来是这样啊真琴


被爱同时也能够爱人,真为小遥高兴


真琴别哭....都多老的人了......


小遥,我们能永远在一起了吧?


嗯,都结束了。 


fin 









以绘本故事为基础改写成真遥文,

不违和啊!

在我心中真遥(或瓶邪....这人到底想怎样)就是这种少了谁都不能活不能爱的感觉吧!

谢谢大家收看:)



[真遥]救赎(上)





七濑遥死了ㄧ百次,也活了ㄧ百次。




那是宿命也可能是诅咒,七濑遥会死在水中并拥有每一世的记忆。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什么都经验过也拥有了很多爱,唯一感到遗憾的是从来没有真的爱过谁。








第一次出生在富商家,要什么有什么,富有的家庭使得人人宠着他,虽是痛快但也让接下来一次又一次重生时对人性看得更清。第一世的最后一天他正和家人乘着游艇出游,碧色深海闪烁让七濑遥深深着迷,突然游艇碰一声炸开,众人尖叫哭泣声中一瞬间彷佛听见有人对他说着“小遥别怕....再等等我...”声线沉着的让他忘了怕,然后就陷入黑暗中沉睡......






前几次重生都让七濑遥相当不适应,不适应自己必须带着过去的记忆一再死去、复活.....唯一让他安心的是那每次死亡前听到的声音,沉稳、好听,好想见见这个人。带着这小小的依靠七濑遥在永远无法结束的旅程中,多了那么一点抚慰与勇气。






之后他待过幸福温暖的小康家庭,也曾活在暴力相向的问题环境里,而每一次都准确地死在水中。在海中潜水抽筋遇难、淹没在夏天暴雨激流中、空难摔入深海.....每一次都让许多人为他哭泣,在这一百次的生命中爱着七濑遥的人很多,只是有着太老的灵魂的他也许是不能爱也可能是不曾学会爱,他没爱过任何人。






说来奇怪,经历过一百种死法的七濑遥没感觉害怕甚至微微感到幸福,能死在最爱的水里,还有令人安心的声音伴着,他猜测,也许见到声音主人的那天就是这场诅咒终结的那天。






死过一百次后七濑遥再次甦醒,心里觉得又是疲惫又是厌倦....这一次生在一个名叫岩鸢的小镇,靠海,他在心里自嘲这样死起来方便多了。还在婴儿时期就听着母亲欢喜说着小遥之后不会孤单喔,隔壁橘家也有个ㄧ样大的男孩呢,小遥要长成值得依靠的哥哥唷。




tbc








灵感和梗来自佐野洋子绘本《活了一百万次的猫》,非常好看感人,说的是爱与被爱,一只猫懂得爱后,终于不必再转世。本来想拿来写瓶邪,但小哥我实在掌握不了好难写,想了想也挺适合真遥啊.....谁叫这两人一出场就一副我们很亲密我们很熟谁也进不了我们的世界的气场......